關於愛情的「另類解讀」

絕大多數的親密關係,無論是戀愛還是婚姻,都是「一場遊戲一場夢」。

在戀愛的萌芽階段,我們會依照各種條件來給對方評分排序,總希望對方樣樣都比自己好,或者至少某一樣要比自己好,就算沒有單項冠軍,總分值也要比自己高。

男女都一樣,相同的評價體系,不同的評價標準而已。

如果要考慮婚姻伴侶,則以上的評價體系裡還要再增加若干項目。

無論哪個階段,我們的內心都會不自覺地進行著「盤算」,而這樣的「盤算」如此的隱蔽,讓我們不易察覺,即使有所察覺,我們也羞於面對。

尤其在我們一股腦兒扎進「愛情」這個漩渦時,我們徹底「忘記」了我們的「盤算」。

這就是戀愛蜜月期美好的原因。

在這時,我們堂而皇之地冠以愛情之名,荷爾蒙多巴胺完全沖昏了我們頭腦中的算計。

我們的頭腦此刻完全被身體內抵制不住的激素控制著,什麼評價體系?我只愛這個人!

所以,我們經常會聽到一種說法:我們所有的戀愛標準,在遇到那個人之後,就都不見了。

我們的「評價體系」真的沒有了嗎?不,它只是被「愛情」掩蓋了。

在兩個人熱戀時,「愛情」像是個精緻的粉底,可以粉飾住一張長滿雀斑的臉。

「我愛你」,究竟愛的是什麼?

我可能告訴你,我愛你的魅力,愛你的勤奮,愛你的寬厚。

我羞於告訴你,我愛你,愛你能給我提供穩定的生活,愛你能讓我少奮鬥十年,愛你能讓我覺得出去有面子,愛你能讓我的孩子改善基因。

我更沒有意識到:我愛你,是因為,有時候你冷落我的感覺,和小時候媽媽對我冷落時是一樣的;我愛你,是因為,我只是需要一個人陪伴,我害怕孤獨。

無論我的需要是有意識還是無意識的,你都能填補我的需要,這一切都是我要的,我想當然地把這些需要,理解成了愛情。

現在,對方在我們的「評價體系」里,都是滿滿正能量,我們自己的意識層面根本無法解釋:他的總分怎麼會那麼高?

我們是如此「貪婪」,我當然要一輩子享用他的這些好、享用這份愛情,於是,我們信心滿滿地進入了戀愛的權利爭奪期。

我們不知道這個階段什麼時候會發生,只知道每段戀情都會經歷這個時刻,儘管我們不想面對,但我們必須要面對日益清晰的對方的赤裸靈魂。

漸漸地,對方卸去了滿足我期待的偽裝,我也漸漸藏不住我本性的壞習慣。

在彼此日漸清晰的坦誠相見下,我們都覺得自己「上當了」。

在層層失望下,那些被我們扔到腦後的「評價體系」,一下子又冒了出來,即使對方還是初識他時的樣子,可隨著了解的增加,他的「減分項」又多出了許多。

一次次爭吵的深入,他的「減分項」越來越多,直到原有的分值被漸漸扣完。

可沒人願意承認,在以後的交往中,我在給對方打分時,我們只是一味地看到對方「怎麼是這樣的人?」或者「變得和以前不一樣了!」

我們的「算計」被我們的失望所掩飾,被我們的心痛所掩蓋,我們只是自顧自沉迷於失戀的劇本中,完全沒有意識到,這個劇本的故事線是自己的「算計」。

大多數的愛情,都死在了權利鬥爭階段,因為,我們無法接受那個赤裸裸的對方,但這只是表面現象,這個階段失敗的本質是:我們無法面對那個「自私自利」的自己。

我們不能告訴對方,當初愛上你,是因為我貪慕你能給我帶來的我意識到的和沒意識到的一切。

而我「算計」了半天,也只有你能帶給我需要的那一切,直到最後的分手,我也是「算計」著,你根本就沒有滿足我想要的一切。

更別提在這場關係裡,你付出多少,都在我心底里記著一本帳,無論是物質的還是感情的。

其實,我一直小心翼翼,我生怕自己吃虧,如果我繼續和你在一起,那我就虧大了!

親密關係,是我們「自私自利」最好的投射地。但「自私」也有其正面的積極意義,完全就看你自己怎麼想。

如果男友為了和你在一起,虛報了他的收入,虛報是他的自私,可積極的意義是他為了想和你在一起。

當你發現後,能不能看在他的動機上,被他感動呢?如果,婚後過了20年,他才知道,曾經痴迷的我的大眼睛、雙眼皮,是整容後的結果,他會不會感恩我是為了不想離開他,才整整隱瞞了這麼久呢?

身而為人,很難無私,甚至可以說,人如果不「自私」,也無法成為夫妻,有哪個人不想從親密關係中「獲得」什麼呢?

只是,如果你能承認現實,面對自己,也就不會總是「算計」著要對方為自己「付出」更多一些了,也不會要求對方「無條件」的愛自己了。

就像認識到自己本就是「自私自利」的一樣,你也會更多地理解對方,有了理解也就沒有了失望,也就真正接近了「愛」的本質。

放棄扮演感情里的「受害者」,儘早發現那個「自私自利」的自己,才是通向幸福生活的捷徑。若是從分手中,我們更好地認識了自己,這段喪失,也不失為另一種擁有。

Comodo SS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