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事律師談婚姻法律:離婚時如何提出相關財產請求?那孩子的親權呢?

犀利人妻的逆襲:談與離婚相關的財產請求

自從那天拿到榮謙給的離婚協議書以後,涵玫像是變了個人似的積極了起來,或許是意識到了榮謙可能真的會來搶孩子,涵玫很快地找到了一個助理的工作,上班時間是上午八點到下午四點,正好可以接家齊、家陽上下學,薪水雖然不多,但總算是踏出了家庭主婦二度就業的第一步。

今天是星期六,她帶家齊、家陽去拜訪爺爺、奶奶,兩兄弟吃過午飯正在午睡,榮謙的媽媽一臉神秘地將涵玫叫到房間去。

「涵玫,上次榮謙有拿離婚協議書給妳是吧。那上面的金額我愈想愈不對,太多了,不像榮謙的作風,他一向精打細算到底的。」

那份離婚協議書上寫著,男方願意給付每個未成年子女每月兩萬五千元的扶養費至成年為止,現在榮謙的年收入剛超過一百萬元,算算大約是他的薪水的一半左右。

「我也覺得很多,但我朋友是說,那是因為他想利誘我離婚,所以條件開得好。」涵玫說:「所以才會除了孩子的扶養費以外,他還願意另外給我房子跟現金。」

「榮謙這樣不負責任,留再多錢給妳跟家齊、家陽都是應該的。」榮謙的媽媽說:「但是我還是去找他了,因為我跟爸爸發現,榮謙雖然沒有繼續賣你們現在住的房子,卻把我跟爸爸之前買了登記在他名下的小公寓委託房仲出售,價格大概就是兩個孩子到成年的扶養費的總額。我去問他,他到底想幹什麼?」

「他說了嗎?」這個問題也是困擾涵玫很久的問題,她一直想問為什麼榮謙如此堅持,但是榮謙始終沒有正面回答。

「說了,他說了。」榮謙的媽媽嘆了口氣,眼淚跟著流下來:「他說他想出家。他說在他離家出走之前,就曾經不顧一切跑到山裡的禪寺要求要皈依,但師父不願意讓他留下,說他塵緣未了,硬把他趕下山,所以他只好回來處理財產跟家裡。」

「他跪著說,對不起我跟爸爸,但父母恩重難報,以後會多為我們祈福。也很對不起你們母子,但是他願意把全部的財產都留給你們,小公寓賣掉以後,全部的錢都會給孩子當作扶養費,看是要寄放在我們這裡每月匯款給妳、還是一次全部給妳管理他都可以。只求我跟爸爸可以勸妳放手,讓他了結塵緣出家去。」

涵玫想都沒有想過是出家這個理由,實在太匪夷所思了,以致於她太過震驚,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很像假的吧。我也不知道他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但是他拜託我轉達給妳,我就轉達吧。」榮謙的媽媽苦笑著說:「如果他真的出家去了,我就當沒這個兒子,只剩妳這個女兒跟家齊、家陽兩個孫子了。」

過了幾天,就在涵玫還如陷五里迷霧中的時候,她收到了一封匿名寄來的電子郵件,內容是兩組照片,一組是榮謙跟一個陌生男子在超市採購的畫面,照片中兩人互動親密,一看就覺得關係匪淺;另一組是這兩個人在餐廳肩並肩坐著吃飯的照片,其中有一張疑似正在接吻。

涵玫覺得自己可能是被嚇過頭了,反而能保持冷靜地研究背景的地點究竟在哪裡。根據超商陳列的擺設品及貨架上商品的標示上面寫的都不是中文,涵玫覺得這些照片可能是在國外拍的,但是到底是誰這麼熱心,拍這些照片寄給她呢?目的到底是什麼?

她思考了幾天,把其中幾張比較清楚的照片寄給榮謙,標題是:「你要不要解釋一下?」然後就等著榮謙的「解釋」。

沒想到她等了兩個月,等到的不是榮謙的解釋,而是法院寄來的調解開庭通知書。

開庭當天涵玫請了律師陪同,榮謙是自己一個人到的。雙方坐下來聽完調解委員的開場白之後,涵玫忍耐著聽完了榮謙想要離婚的訴求,在調解委員詢問她對離婚的意見之時,她一直找不到出口的怒火不禁全部傾泄而出。

「黃榮謙,你不要太過份了!這一年來離家出走的是你,拋棄我們母子不管的也是你,你除了付錢以外,到底還盡到了什麼為人夫、人父的責任,你憑什麼在這裡指責說跟我無法相處所以要離婚?」涵玫說:「實話,我要聽實話!你到底為什麼要離開?沒聽到實話我絕不同意離婚。」

「難道我說實話妳就願意簽字嗎?」榮謙維持著他一貫冷漠的態度、譏諷的口吻:「妳簽了我就說啊。」

「你說啊,你到底是要出家還是有外遇?小孩還這麼小你就想拋棄他們一走了之嗎?你實在太自私、太不負責任了!」

「我自私,妳怎麼不說妳自私呢?」榮謙冷哼一聲:「妳還要用婚姻跟家庭的責任綁住我多久?這些年妳一直讓我喘不過氣來,我現在要的不過就是一口自由的空氣。」

「你!」涵玫覺得自己氣到腦血管要炸裂了,只能硬從牙縫中擠出字來:「當初追求我的人是你,說要結婚的也是你,說要生小孩的也是你。現在變成我用婚姻跟家庭的責任綁住你?你怎麼不說是你破壞我的人生啊?你不要太過分了!」

「我後悔了不行嗎?我發現我不適合婚姻、不適合家庭、不適合當爸爸,不可以嗎?」榮謙理直氣壯地說:「如果妳願意離婚,我現在名下所有的財產,包含現金、股票跟房地產,我都可以給妳跟家齊、家陽。但是如果妳不把握這個機會,堅持留著這個有名無實的黃太太頭銜,我保證妳以後一毛錢都不會從我這裡拿到。」

看到兩人的對話及情緒都有些失控,調解委員連忙出來打圓場,留下榮謙在調解室裡單獨談談,請涵玫跟律師到調解室外等候,順便回復一下情緒。

在調解室外,涵玫在情緒稍微平靜以後馬上問出心中最大的疑問:「律師,榮謙真的可以一毛錢都不給我跟孩子嗎?」

「這個問題分成法律上層面跟現實上的層面,如果妳們繼續維持婚姻關係,那他義務給付家庭生活費用或扶養費,就算他不給,也可以透過法院的程序跟裁判跟他要,這是法律上的權利跟義務。但實際上來說,如果他名下沒有任何財產,也沒有固定領取薪資,等於是沒有可以供強制執行的標的,就算持有法院的確定裁判,也會因為執行無結果而拿不到錢,空有一張債權憑證而已。」

「就好像有人欠銀行錢不還,到處躲債,名下沒有財產、工作也只領現金,銀行也還是拿這些債務人沒辦法,只能列為呆帳一樣,對嗎?」涵玫問。

「是的。」律師答,又接著說:「如果他真的不回來,妳也無法強迫他,堅持這個有名無實的婚姻對妳有什麼好處呢?他開的條件如果可以保證履行的話,不妨考慮一下。」

「我只是心疼孩子這麼小,爸爸就不管他們了。」

「難道現在有婚姻關係,爸爸就有負起教養的責任了嗎?妳試著放下情緒想想,在爸爸不願意配合的情形下,怎麼做才是對孩子相對比較好的。過去的事情已經過去了,追究對錯跟原因意義不大,不如把未來規劃好。」

涵玫被律師問得語塞,她一直覺得在一個父母雙全的家庭成長對孩子才是最好的,才會因此堅持不離婚、堅持榮謙應該回家當一個好爸爸,但是如果榮謙不願意配合呢?她的堅持真的對孩子好嗎?

「你說得對,我是該好好想想。」

方才的章節有討論到有些與離婚相關的財產請求可以與離婚訴訟一併提起,在同一個程序裡一起請求,以下詳細說明:

一、夫妻剩餘財產分配請求(《民法》第1030條之1第1項):

這個請求權我們在第五章中有詳細的說明,這是夫妻在未約定財產制而適用法定財產制的情形之下,在法定財產制關係消滅時,對於彼此現存的婚後財產扣除債務後有剩餘的部分,可以請求平均分配。

離婚就是法定財產制消滅的原因之一,所以離婚後可以請求夫妻剩餘財產分配。不論是兩願離婚、調解離婚或裁判離婚,都可以在離婚的時候對夫妻財產分配一併處理;如果在離婚時沒有請求、也沒有拋棄請求,也可以在離婚之後再請求分配夫妻剩餘財產,只是要注意時效的限制:自請求權人知有財產差額時起二年、自法定財產制關係消滅時起五年(《民法》第1030條之1第4項)。

二、離婚損害賠償(《民法》第1056條 ):

(一)離婚損害賠償之要件:

夫妻因判決離婚:一方可以主張離婚損害的最重要前提,是這對夫妻一定要是透過法院的「確定判決」離婚,如果是以兩願離婚或調解離婚的方式離婚,就不能主張本條的損害賠償。

夫妻之一方因判決離婚而受有財產上或非財產上損害:因判決離婚而受的損害包含財產的損害及非財產的精神上損害,目前實務上因此所生財產損害賠償的案件較少,大部分都是因為離婚所導致的精神痛苦之情形。

另一方對於損害的發生有過失:被請求的加害者依據判決理由,必須是對於離婚的事由有責任的一方。

非財產上損害限於受害人無過失:如果是因為離婚所生的財產損害,受害者對於離婚事由所應負的責任只要比加害者輕或或兩人均等,即可請求。但如果是非財產上的損失,就必須以受害者對於離婚損害無過失為限;容有懲罰有責一方、撫慰無責的另一方的想法。

(二)「離婚損害」與「離因損害」之間的區別:

「離婚損害」:是當事人本身因「離婚」這個事實而受有損害,准許受害的一方請求賠償,為法律規定特殊類型的損害賠償。

「離因損害」:是當事人因「離婚事由」所依據的個別行為而遭受到權利的侵害,是依據《民法》所規定的個別法律關係如侵權行為等規定,來請求損害賠償。

離婚損害及離因損害,所依據的法條不同,屬於不同的權利,在同一個事件中,如果同時符合兩個權利的請求要素,可以同時請求,彼此之間沒有互相排斥。

(三)離婚損害賠償金額的判斷標準:審酌夫妻離婚責任之歸屬、結婚期間之長短、有無再婚之可能、當事人社會地位及教育程度、受害人之性別、雙方之經濟能力等因素。

三、贍養費(《民法》第1057條 )

(一)請求贍養費的要件:

夫妻因判決而離婚:同第1056條規定,兩願離婚及調解離婚沒有適用。

請求的一方因離婚而陷於生活困難:所謂的陷於生活困難是指,無法以自己的財產維持生活而陷於生活困難即可,至於請求的一方有無謀生能力則在所不論。

請求的一方需無過失。

(二)贍養費的規定:

是為了填補婚姻上配偶間生活保持請求權之喪失而設,屬於配偶間扶養義務的延長或變形。

所以最常見的可請求的情形就是一方無工作、全職照顧家庭而受他方扶養的情形,但因為離婚後,兩人就不是配偶、他方就沒有扶養一方的義務,但是沒有工作的一方的經濟狀況及工作情形並非一時一刻可以改變,為了填補這個扶養上的空缺,才會要求原本的扶養義務人在法定的特殊情形下,在離婚後繼續負擔扶養的責任。換句話說,如果夫妻的一方有工作、有自己的財產可以維持生活就不能請求贍養費。

(三)贍養費數額的判斷標準:審酌權利人之身分、年齡及自營生計之能力與生活程度,及義務人之財力如何而定。

一、如果涵玫想要離婚,法律上有沒有什麼樣的保障呢?

(一)裁判離婚的情形:

因為榮謙不管在主觀及客觀上都拒絕履行同居義務,所以涵玫可以依據《民法》第1052條第1項第5款或第2項的事由來請求裁判離婚。

其次因為判決而離婚,涵玫對於離婚的事由沒有過失,所以涵玫可以依據《民法》第1056條規定請求離婚損害賠償;更進一步說,涵玫是全職的家庭主婦,在婚姻關係存續中就受榮謙扶養,又沒有存款等財產,離婚後勢必陷於生活困難,所以還可以依據《民法》第1057條請求贍養費。

榮謙有許多財產,包含有一棟沒有貸款的房子跟存款,這些都屬於他的婚後現存財產,而且顯然比涵玫的婚後財產來得多,涵玫可以依據《民法》第1030條之1第1項請求夫妻剩餘財產的差額分配。

這邊有個需要思考的點,如果涵玫受到夫妻剩餘財產的分配,則她就有了足以維持生活的財產,那還可以請求贍養費嗎?這個問題在法院實務上還沒有明確的定論,但是從法條的解釋上看來,不能請求的機率較高。

(二)兩願離婚或調解離婚的情形:

因為兩願離婚及調解離婚的本質上都是雙方在談判時各自讓步已形成共識,屬於妥協下的結果,所以並沒有法律上明確的規定提供保障。

但一般都建議在談判時先以裁判離婚可以取得的勝訴結果來做考量,比裁判離婚勝訴後可以取得的有利因素更多,就可以考慮透過兩願離婚或調解離婚的方式來處理離婚的議題。

特別說明的是,如果在兩願離婚的協議書裡,或是調解離婚的調解或和解筆錄裡,雙方並沒有約定關於夫妻剩餘財產分配的相關處理(沒有分配、也沒有拋棄請求),還是可以在離婚後再另行協議或另訴請求(注意時效)。

二、回到案例來說,榮謙提供的離婚條件其實是相當優惠的。

如果以裁判離婚的途徑來說,假設榮謙的婚後財產,有房子一棟、市價一千兩百萬元及存款五百萬元、無負債,涵玫的婚後沒有現存婚後財產、也沒有負債的話,剩餘財產的計算方式是(一千兩百萬元+五百萬元-零)-(零–零)=一千七百萬元、一千七百萬元/二=八百五十萬元,涵玫可以拿到八百五十萬元。所以榮謙提供的房子加上現金的條件算起來超過一千兩百萬元以上,已經高於涵玫透過法律途徑可以取得的金額了。

考量當事人可取得的利益,及比較訴訟所需花費的勞力時間費用等成本,如果涵玫想要離婚,真的可以先談談看。

三、那孩子的親權呢?

如果是透過協議的方式(兩願離婚、調解離婚),這部分當然是用談的。如果是透過法院的程序來爭取,身為未成年子女主要照顧者的涵玫比經濟來源提供者的榮謙,在爭取親權的程序裡,具有相對更優勢的地位,這部分下個章節會說明。而透過法院來定未成年子女的扶養費,這部分在之前的章節就說明過了,不再贅述。

- 本文摘錄自《談愛好難?:家事律師漫談18篇婚姻法律故事》/ 作者:陳令宜 

離婚只是夫妻關係的終止,不應導致所有家庭關係及網絡的結束,成員之間需重整彼此關係。

然而,在新的家庭模式運作下,父母需重新界定彼此的關係、角色及責任,協議新的家庭秩序、規則、權力範圍及相處模式。

以最少變動、最少失落為原則,如無必要,切勿將孩子分散教養,搬家,或轉校。

熟悉的環境,原有的朋友、長輩、生活網絡及維持生活秩序常規,均能有助孩子重拾安全感。

適時關心孩子的狀況

如孩子在學校甚至是社會上遇到因父母離婚產生之言語霸凌甚至是肢體霸凌,可能會使孩子心靈受傷或是心理產生扭曲。

適時瞭解孩子的身心狀況,與之澄清父母離異並不是羞恥的事,社會上有不少孩子也有相同際遇,同時明白孩子感到難以面對他人取笑的心情。

例如,「我明白你因父母的離婚感到不安和難過,取笑你的同學,只是一些少數的人,我想他們仍未學會尊重別人,這並不是你的錯,你也不用放在心上,仍有許多善良的同學可跟你做朋友。但對方若是存心欺凌的話,你可向師長、父母或相關專業機構求教應付方法。」

別讓離婚影響了孩子的身心,離婚並沒有錯,錯的是你沒有好好處理你的婚姻狀況與關心孩子。

Comodo SSL